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推荐战友梁君、张天国作品
2018-02-01 22:24:20 来源:梅梓祥的博客 作者:梅梓祥 【 】 浏览:2972次 评论:0
 
导读:我的公众号订户主要是三类:中国铁建员工,铁道兵战友,志同道合的知识分子和收藏界朋友。 我很想在公众号推介中国铁建员工的作品,作为桥梁和纽带,架接铁道兵战友与中铁建职工(铁道兵传人)及社会的联络。我这样想过,并将实行时,就要对推介的对象做选择。

推荐战友梁君、张天国作品

2018-01-31 梅梓祥

 我的公众号订户主要是三类:中国铁建员工,铁道兵战友,志同道合的知识分子和收藏界朋友。

我很想在公众号推介中国铁建员工的作品,作为桥梁和纽带,架接铁道兵战友与中铁建职工(铁道兵传人)及社会的联络。我这样想过,并将实行时,就要对推介的对象做选择。

无需讳言,铁道兵35年历史,兵改工今年正好35年,前35年的文学艺术成就很大,音乐、小说、美术创作等在全国、全军具有影响的作品举不胜举:歌曲《铁道兵志在四方》、小说《激战无名川》,儿童文学《南瓜生蛋的秘密》等脍炙人口。兵改工以后,中国铁建队伍整体的文化素质,文学创作人员的数量,都优越于铁道兵时期,也有一大批在文学创作上卓有成就的文艺工作者,如刘青、胡俊成、许德清、吴志义、朱海燕、李昌明、梁君、杜晓言、郭瑞民、姬建华、李良苏、张天国、张殿友、卫学昌、孟广顺、曾瀑等,但也多是从铁道兵时期开始创作的。

若将兵改工前后两个时期作比较,无疑后35年的文学艺术成就不及前35年。而相对中国文坛,后35年文学艺术比前35年繁荣兴旺得多。这是什么原因呢?

铁道兵时期,自上而下有比较庞大的专业艺术组织,如创作组、文工团或文艺宣传队,经常举办创作培训班,这对于文学艺术队伍的培养至关重要。另一个原因,主要是文学爱好者缺乏“”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热衷于急功近利的“见报率”“刊稿数”,汲汲于出书、获奖,其结果是文学创作的“隐形”队伍众,在社会产生广泛影响的优秀作品少……这与美名远播海内外的大国企形象不能相得益彰。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支队伍的文学创作的成果,三五年看不出大小,十年、二十年就知道差别。我们的文学爱好者和位高权重的领导思考一下有必要。

权作抛砖引玉之言。


        今天推介战友梁君、张天国的作品。梁君从铁道兵时期开始文学创作,担任集团公司党委书记仍然笔耕不辍,在《写作感言》中表达了对文学的敬畏以及创作的责任与担当。张天国是从战士中成长起来的诗人,早年在项目当统计员,原本能够成为“先富起来”的人,现在成了一名“穷诗人”。我对他们都佩服!





思念滴血穿过的时间

——致战友肖林

张天国

 

昨晚,在时间深处认出你

人群熙攘,再无他人

醉酒,饮茶,踱步,远望

都是你。此刻

提笔是你

搁笔也是你

梦里梦外,还是你

思念出血,穿云破雾

时间穿孔去看你

 

三十四年前,一阵风

把两粒种子撒向铁道兵军营

又一阵风,把两株青苗

从绿色里拔出

栽种在千山万水

我不知道你的诗意阑珊

你不知道我的天涯流浪

足球场上那张搭肩黑白照

染黄了时间的距离

你白皙的脸庞,照亮了

我脸上的青春痘

荷尔蒙过剩的岁月

储藏了彼此撼山的阳刚

 


拥抱,对望

白云留不住的苍狗

时间斑白悬挂两鬓

说什么,怎么说

无语,无语

时间穿底

 

起床号的嘹亮

吹响早操口令里的晨跑

饭前的军歌

你在左边嘹亮

我在右边铿锵

露天电影广场拉歌赛

我们抬高八度争第一

 

我伸出左手

你伸出右手

铁道兵的双臂平行成轨

从东铺向西

汽笛的朗诵,抵达远方

 

方脸映白的高领毛衣

操场上摩托转圈的潇洒

城市兵的洒脱随意

服务部女郎误把你当高干子弟

限购的中华烟唯你可以随喜

军营里亮起多少羡慕妒意

 

营房外,树荫清凉

托尔斯泰和小仲马相继来访

你说安娜卡列尼娜撞火车

我谈玛格丽特坟前祭茶花

普希金决斗倒下的影子

拜伦普罗米修斯的反抗

唐吉珂德挑风车的侠骨

唐诗宋词的韵脚

你说你的薛宝钗

我想我的林黛玉

熄灯号早已睡去

夜影散布了月明星稀

激情点燃了我们的风花雪月

 


历历旧事只能重提

无法回去再拾军绿

年轻的时间挂满胡须

一担米吃去一大半

剩余的必须省下一粒两粒

喂养数十年久别的荒寂

 

你在江油诗城翘望

我在巴渝雾都梦语

巴山蜀水里的两个点

从此不再断续

话长纸短

此处省略一万句

 

回家

 

少时离家,初芽拱破门前泥土

母亲脚步健硕,敲响村口

那时,不知是故乡抛弃了我

还是我,抛弃了故乡的母亲

 

从故乡,穿戴一片山水

老家的绿,盛开了柴达木的春天

铁道兵的坚硬,硬过冻土

坚石砌筑的唐古拉山

以高过地理极限的海拔

拒绝云路呼吸,拒绝抵达拉萨

无数嫩绿的雌芽

移栽到坚冰酣睡的昆仑腹地

故乡,在这里复活

 

母亲在故乡守候远方

我在风雪肆虐的邮路上

签收漫长的抵达,正如母亲

接过柴达木寄回的荒凉

回家的路越修越远

见母亲,只能靠梦的施舍

 


隧道,路基,钢轨,冰川

失眠,晕眩,鼻血,生饭

这些挤满高原的元素

要么在行走的风里重复

要么重复在行走的雪里

回家太奢侈

夹生的青春提前透支

拉响汽笛是回家唯一的间隙

 

终于,第一次回家

半闭的门里,不见母亲

几年不见的狗,冲我狂吠

母亲在屋后扔掉锄头

攥一把青菜看我

母亲抬手擦泪,擦不去

我满脸陌生的高原红

母亲雪花满头,惊讶无语

 

从此,离家,回家

都在路上跌宕遥远

母亲历数年关的皱褶

覆盖了我的坎坷

我拉长无限的里程

逼近母亲渐行渐远的期盼

 

时间迁徙,从不回头

当我回头时,母亲

已时间掐断

从此,我无家可回

我在另一条堵塞的道路

看见已完工的大道上

熙熙攘攘

 

转基因

 

祖宗的泥土不再是泥土

泥土不再是泥土的祖宗

银河系逆转,星空逆转,它们

倒悬于转基因的阳具上纷纷自尽

 

人性的玻璃被点钞机碾为齑粉

伸手从大洋伸过来的毒臂

接过美钞裹挟的种子

卡住春天的脖子塞进巨瘤

良田搂住山脉的老腰嚎叫救命

 

每一棵树,每一株苗,每一粒稻

摇晃臃肿的身躯喊疼

它们夜以继日翻滚嚎叫

玉米不再是玉

稻蜕变成盗

畸形的婴儿

在父母切肝摘肺的怀里奄奄一息

他们不再是爷爷奶奶的基因

精子与卵子在暗道里握手罂粟

时间已经变种

这一秒正在掐死下一秒

 

骄傲的版图在膨胀胃里咳嗽不止

而大洋彼岸得意的奸笑正灿烂如霞

 

戴高帽的专家们,抱团

挥舞科学伪旗

把崔永元摁在真相的迷雾里灌水

自己躺在进口绿色食品的床上

翘着二郎腿疲惫地点钞

 

生命之花正在磅礴枯萎

果子硕大,面目全非

疼痛的时间缓缓地死去

天人合一的老子

弯腰成站立不直的孙子

 

张天国,原铁道兵七师三十一团、三十四团和石家庄铁道兵工程学院战士。历任中国铁建某公司党委秘书长、宣传部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4届作家高研班学员。荣获重庆第二届“银河之星”诗歌奖和《重庆晚报》文学特等奖。出版报告文学5部和诗集2部,近300万字。

 

梁君(左2)看望沉疴不起的“铁道兵硬骨头战士张春玉”。

             

写作感言

梁君


我曾是一名铁道兵,早在部队期间,因“黑板报”、“创作学习班”等任务而写了一些“作品”,渐渐地引起了对文学的兴趣。后随部队改工成了国有企业的一名管理者,遑遑几十年文学创造一直伴随着我。经历的社会实践愈久、愈深,愈加感受到文化、精神、意识的重要。我国古代思想家孟子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孟子所说的“浩然之气”,就是由正义的内心长期积累而形成的最宏大最刚强的品质。形成了这种品质,就形成了强大的不可屈服不可阻挡的坚持力和进击力。我早年读过《离骚》,读过《史记》,也读过梁启超的《少年中国